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行业动态 > 行业动态

剧目豫剧程婴救孤的艺术魅力

admin2023-12-10菌类文化人已围观

简介河南豫剧二团演出的豫剧《程婴救孤》改编自元代剧作家纪俊祥的《赵氏孤儿》。 荣获第七届中国艺术节文华奖,并受邀赴港、澳、台演出。 曾在法国、意大利、美国等国家演出,产

豫剧节目_请问豫剧_豫剧剧目/

 

  河南豫剧二团演出的豫剧《程婴救孤》改编自元代剧作家纪俊祥的《赵氏孤儿》。 荣获第七届中国艺术节“文华奖”,并受邀赴港、澳、台演出。 曾在法国、意大利、美国等国家演出,产生了很大影响。 这部剧在编剧、导演、演员、演唱、音乐、舞美、服装等方面都很出色,给歌剧演出市场带来了新的活力。 一部本土剧为何能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力? 值得我们分析、讨论和总结。

  脚本

  心胸开阔、有故事性

  豫剧《程婴救孤》跌宕起伏,引人入胜,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。 18世纪的法国作家伏尔泰将此剧改编成《中国孤儿》并在巴黎上演,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 请问豫剧_豫剧剧目_豫剧节目/

  该剧描绘了春秋战国时期的故事。 金国忠诚的赵盾家族三百多人被奸臣屠岸贾杀害。 赵家孤儿的生死,围绕着赵家孤儿的生死展开。 程英等人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们救出。 为了拯救赵氏孤儿,程婴含泪牺牲了自己的骨肉,用儿子的生命换来了全国赵氏孤儿和六个月以下婴儿的安全; 程婴的妻子因过度悲痛而去世。 程婴无奈地看着不到半个月大的儿子惨死在盗贼手中,但他“不敢阻止,也不敢救他,眼泪流进肚子里,也不敢哭。” ” 韩厥将军为救孤儿拔剑自刎,大义凛然,令人印象深刻; 彩凤虽然是公主身边的侍女,但性格也刚毅。 面对屠岸卦的折磨,她宁愿死也不愿说出孤儿的故事。 去向,带着对屠夫的仇恨和对程婴的误解,他死在了屠夫的刀下; 公孙沛玖虽然隐居山林,却无法摆脱世间的纷争。 为了顺利完成程婴救孤儿的计划,他与屠岸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,正气凛然,视死如归。 程婴忍辱负重,艰难抚养孤儿十六年。 当真相大白后,他为孤儿挡下了屠岸卦的致命一剑,并用自己的死拯救了赵氏孤儿的生命,给观众带来了精神上的欢乐。 震撼,心灵的洗礼。 他们的举动体现了人性的光辉之美,引发了观众的深刻思考。

  导演

  手法新颖,把握准确

  导演对《程婴救孤》的整体构思和把握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。 比如剧中,韩爵自杀,放弃了之前“扔僵尸”的方式,而是单腿跪下,手执剑,昂首挺胸。 当程婴回头对他说道:“将军,请放心,我程婴会冒着生命危险,将孤儿救出宫去。” 韩绝这才低下头,安心而死。 如果没有程婴的保证,韩厥将军一定会睁着眼睛死去。 这样的导演立意很符合观众的审美逻辑。 这是程婴对韩爵的承诺,也是对观众的交代。 比如《试凤》场景中,七彩凤凰的出现、折磨与痛苦、公孙沛玖被挑死在空中等,都赋予了该剧完美的艺术造型,给当时的观众带来了巨大的影响。观众的视野。

   请问豫剧_豫剧剧目_豫剧节目/

  导演的深厚功力还体现在时空转换的处理上。 比如在展现程婴养育孤儿16年的艰辛时,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完成了时空转换。 通过胡须、舞台道具、灯光的更换,协调:几片干树叶在秋风中飘扬飘落。 这些落叶给主角平添了几分忧伤,伴随着“老程婴良心不好,是个不义之人,卖货求赏,天意如此”。 伴随着儿歌《眼睛坏了》,大雪中,程英穿着单薄的衣服,头发花白,摇摇晃晃地向前走。 救出孤儿后,他的处境更加悲惨,简直是雪上加霜。

  在“绘画”场景中,为了帮助孤儿们辨别是非,导演从虚拟卷轴切换到了三维卷轴。 舞台上出现了烈士们的形象,再现了当年的血腥杀戮场面。 最后的设计更是新颖独特,合理又出乎意料。 舞台的平台上(此时观众认为这里一定是程婴和战友们聚集的天堂)韩爵将军、彩凤小姐、公孙佩玖等人的雕像梦幻般地出现。 程盈走向他们,倾诉心声,表白了自己的爱意。 不公正。 这种导演手法不仅强化了悲剧效果,而且符合中国传统道德观念和人们的审美愿望。 一声雷鸣,一切都恢复了,程婴就像一尊高大的雕像一样定格在观众面前,成为了人们世世代代景仰的不朽英雄。

  演员

  表演生动感人,民间音乐得到充分发挥

  该剧通过演员们充满激情的歌声和富有穿透力的表演,生动地描绘了人物的内心世界。 尤其是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李树健的表演,扣人心弦,让观众有种吃甜食的感觉。 他那凄凉悲壮的豫西曲调让人感动落泪,不知不觉地将观众带入千年前的血腥曲折的故事之中; 表演天赋较高,善于刻画不同人物角色。 他运用戏曲、话剧、影视综合的表演方法,将剧中屠岸贾塑造得残忍险恶。 他在表演、演唱、对白等方面进行了大胆创新,呈现出更像公式而不是公式的表演技巧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 扮演公主的田敏不仅是豫剧陈派(陈素珍饰)的传人,而且深谙燕派(严立品饰)唱腔真谛。 他以细腻的表演和委婉清脆的歌声将公主的慈悲诠释得十分贴切; 演员韩爵、彩凤、公孙杵臼、赵氏孤儿、魏江都准确生动地把握了人物的性格特征,唱出了剧中人物复杂的情感世界。

   豫剧剧目_豫剧节目_请问豫剧/

  在《程婴救孤》中,不仅演唱个性鲜明,而且在伴奏中将民族乐器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,为演员的演唱增添了色彩:陶勋的空灵,管子的忧伤、二胡的委婉、古筝欧的沉郁、钟阮的忧郁、琵琶的灵巧等低音都赋予了剧中人物特定的性格符号。 陶寻和管子陪伴着程婴将悲剧一步步延伸,低沉的古筝音域进一步揭开了屠岸贾的谜团,揭露了他“一人不如万人”的霸道和残忍。 尤其是音色近似人声的豫剧板胡,在“用无情的棍子打我,把我打得皮开肉绽”的中心唱段中,充分展现了其独特的魅力。 这些乐器时而催人泪下,时而阴森恐怖,时而悠远悠长,时而高亢明亮。 他们独特的音乐效果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舞台、服装、灯光

  布景凝重,寓意深远。

  《程婴救孤》的舞台设计非常独特。 源自传统桌子和两把椅子的讲台从未离开过舞台。 随着剧情的变化,它们的意义和作用也在不断变化。 第一幕象征公主临产时的寝宫,之后成为韩厥将军严密把守的宫门,第二幕成为屠岸贾的阴森府邸,第三幕成为彩凤姑娘受苦的刑台。 公主祭奠英雄的墓地,是程婴作画时的画桌,是魏绛回朝时的看台。 最巧妙的是最后一幕,一张桌子、两把椅子,成了程婴和烈士们聚集的地方。 “天”成为表达程婴高大形象的重要支撑点。 在这里,空间得到充分利用,舞台表演面积得到扩大。 由于变化巧妙,每次表演都生动形象,与情节紧密相连。 观众不但没有感受到舞台美学的单一和疲劳,相反还充分领略到话剧舞台多功能性的独特魅力。

   豫剧节目_豫剧剧目_请问豫剧/

  舞台灯光也很到位。 开场凝重而阴郁,使得舞台中央悬挂的春秋古铜色道具显得格外昏暗,既凸显了故事发生的时代,也预示了故事发生的时代。一场悲剧; 接下来是赵家山百余人被屠杀的血腥场面。 行刑结束后,一群手持屠刀的刽子手放下刀,挥舞着戏曲中特有的水袖。 结合灯光,残酷的场面化为血流成河,让观众心惊肉跳、不寒而栗。 该节目的多功能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 为了表现屠岸贾心机重、杀气腾腾的性格,当他弹琴娱乐时,灯光变成了暗红色。 尽管此时家里歌舞升平,却掩盖不了他内心的黑暗和不安。 戏的前半段灯光总是昏暗寒冷。 直到公主出来祭奠英雄的灵魂,灯光才变成白色和橙色。 暖色调的出现,预示着剧情的转折。 剧的最后,程婴去见黑社会的朋友,洗刷自己的恩怨。 灯光变成淡淡的蓝色,如梦似幻,展现出角色的正义感,没有任何恐怖感。 剧情变化,灯光变化,观众的情绪也随之波动。

  这部剧的服装设计也是一大亮点。 该剧是根据春秋时期的服饰改编的。 每个角色的服饰都有着深刻的内涵。 程婴第一次出现时,穿着蓝色的衣服,戴着黑色的帽子,留着黑色的胡须。 他看上去年轻、干练、热情、充满正义感。 当他的亲生儿子被杀时,他换上了蓝白相间的衣服,这很符合当代的习俗。 直到今天,我国很多地方参加葬礼时仍然穿着这两种颜色的丧服。 公主一身白衣现身,与怀中刚出生的婴儿身上的红色襁褓形成鲜明对比。 顺利生下儿子本是一件大喜事,但全家三百多人被奸臣杀害,却是天大的悲剧。 在这场激烈的冲突中,服饰之间的反差非常明显。

   豫剧剧目_请问豫剧_豫剧节目/

  《程婴救孤》全剧艺术逻辑严密,节奏紧凑,内容简洁。 它既保留了传统戏曲特有的程式化、表现力的审美原则,又注入了现代人的审美元素,克服了人们以往对长剧的批评。 不肯接受缺点,让观众一进影院就被环环相扣的情节和栩栩如生的人物深深吸引。 当各界人士都在讨论如何振兴戏曲时,豫剧《程婴救孤》为行业树立了一面旗帜。 这就是经典歌剧的魅力。

  本文最初发表于《中国戏剧》2011年03期,图片均来源于网络。 我要感谢作者。

  近期演出

  豫剧《程婴救孤》

  演出时间:2018年06月23日(周六)19:00

  演出地点:苏州·苏州昆剧院

  演出单位:河南明星挑战者大爱剧团

   豫剧节目_请问豫剧_豫剧剧目/

  演员名单

  程莹(前)-陈培音

  程莹(后)-李新武

  公主——程海薇

  公孙杵臼——蔡东

  屠岸家——梁建东

  魏江——王来军

  韩厥——孙树绪

  孤儿(一)——郭晓芳

  孤儿(2)——六歌

  彩凤——袁亚丽

  门童——李凯蕾

   * 陈培银、李新武、蔡东、梁建东、孙树旭

  是当代著名豫剧大师李树健的嫡传弟子。

   ↓购票请点击此处!

很赞哦! ()